炼数成金 门户 创业 投资并购 查看内容

今年投资机构不招人

2020-7-3 18:13| 发布者: 炼数成金_小数| 查看: 21555| 评论: 0|来自: 母基金研究中心

摘要: 冬天过去,并不一定是春天。874万应届生,迎来残酷的就业现实。 “过去几年金融热门的时候,大家都说我们学金融的不愁找工作。但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真是让就业变成地狱模式,为缩减下来的零星几个岗位挤得头破血流还 ...
YOUNG INVESTOR CLUB 
没钱,是头号难题。

冬天过去,并不一定是春天。
874万应届生,迎来残酷的就业现实。 
“过去几年金融热门的时候,大家都说我们学金融的不愁找工作。但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真是让就业变成地狱模式,为缩减下来的零星几个岗位挤得头破血流还算好的,我最想去的VC/PE行业,根本就没找到对应届生开放的合适岗位。”某985高校应届生无奈地表示。 

今年的春招季不再“金三银四”,进入5月,高校就业率暴露“裸泳”之势。

与往年相比,不少高校今年的就业率断崖式下跌,签约率甚至不到两成。

疫情黑天鹅来袭,企业自身尚且难保,降薪裁员都是常规操作,更何谈招新呢?

更别提秋招失利、考研考公落榜的同学,都要跟着应届生一起竞争本就少的可怜的职位。
 
根据BOSS直聘的数据显示——应届生新增岗位规模同比降幅49%,作为应届生岗位的创造主体的小微企业(100人以下)应届生需求同比降幅达到60%。

某一线城市国企HR分享自己的招聘见闻,“2020年校招竞争异常激烈,线上线下总计收到8400多份简历,招录比例是1:210,某些岗位竞争甚至比公务员还激烈。” 

就连北大、清华,都在紧急向校友求助。

不少清华校友投资人对母基金研究中心表示,近期收到不少母校职业发展中心的信息,希望有就业资源分享给学弟学妹。

“前两天又收到清华经管发给校友的邮件,问还有没有招聘需求。可是,真的很遗憾,我们也是有心无力,资本寒冬加上疫情打击,今年都不打算招人了。”某北京地区VC投资人表示。

投资机构不招人,猎头都要失业了
犹记得几年前“全民PE”的黄金时代,彼时,万众创新,热钱涌动,企业估值与行业风口齐飞,好故事与大情怀共享高额融资。 

资本“大跃进”,机构人员也是大扩张,许多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也能找到一席用武之地。

那时候,当你在一家投资机构看到白衬衫、黑西装,拎着公文包,与项目创始人侃侃而谈的年轻人,很可能只是刚出校门,甚至还在实习。

“前几年我们每个人手底下基本上都有几个实习生是常态。”某PE基金投资总监表示。 

更有甚者,为吸引人才,曾有机构在招聘广告上直接写“主导投资一个项目晋升总监、有退出的项目就晋升合伙人”,甚至有传出某投资机构在基金从业资格考场招揽人的新闻。 

然而,今非昔比,野蛮生长的股权投资行业在2018年迎来了急刹车,资本寒冬之下,故事与情怀灰飞烟灭,创投市场很快降温。

洗牌时期,招人需求瞬间骤降,再遇上新冠疫情,有投资人坦言表示能保住“饭碗”已殊为不易。

此前,一家已经成立十一年的老牌VC机构就被传出“很多人都在找工作”、“确实没钱了”的消息。 

毋庸置疑,这场疫情不仅是打乱了投资机构的工作节奏,更是让许多机构的招聘计划“搁浅”了。

有求职者表示,年前面试拿到的offer,年后被HR委婉推拒,更有人过了好几轮面试,却被通知岗位调整,部门都被裁撤了。

“大环境不好,我们的招聘本来就已经在收紧了,很少招新人,经验少的应届生就更不太考虑,培养成本高还不一定留得住,今年遇上疫情,就更不打算开放新的岗位了。”

很难想象,这是出自某头部机构HR之口。

猎头的感受是最直观的。 

“大家普遍都没钱了,还招什么人呢。疫情让很多投资机构基本上是相当于‘歇了’半年,我们也基本没接到过什么招人的单了。”

某主做VC/PE行业的猎头对母基金研究中心表示,现在他主要的业务已经转去做别的行业了。

“不转型,我可能真就失业了”。他笑称。 

上个月,广州一私募基金经理转行做外卖小哥的消息也在金融圈里刷屏,不过也有投资经理对此表示“并不意外”——“行业形势不好,身边也有很多同事朋友都转行了,也有的是被迫‘转行’,被裁掉之后发现根本找不到新的东家。”

裁员、降薪,过苦日子 
“这么多年,第一次听说VC/PE行业发不出工资,裁员降薪。”某位有着超过十五年经验的一线投资人感叹。 

没钱,是头号难题。

这很残酷,也很现实。 

根据中基协昨天公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5月底,私募股权投资基金28842只,基金规模9.01万亿元,较上月减少14.84亿元,环比下降0.02%——自从中基协2015年6月公布第一期备案月报以来,这是首次真正意义上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管理规模出现下降! 

募资难,难于上青天。

当市场上的“热钱”清退,“钱荒”遇上新冠,注定了2020年是投资行业最困难的一年。

有IR对母基金研究中心透露,其所在机构已经快两年没募到钱了,而据她了解,身边跟他们“同病相怜”的投资机构还有不少。

“没办法,我们只能过苦日子了。想想如果是1个亿的规模,1年管理费才200万,还要周转公司的各类支出,而且我们成立时间不长项目还没有集中退出。”某早期投资机构合伙人坦言。

股权投资行业已经在大洗牌,过度饱和的从业人员,也在迎来残酷的“去库存”现实。

大潮之下,投资机构得先活下去,再谈其他。

声明:文章收集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为传播信息而发,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删除,谢谢!

欢迎加入本站公开兴趣群
量化投资群
兴趣范围包括:量化投资,算法交易,金融建模,统计套利等等
QQ群 697033743
如果大家不明白什么是量化投资,在百度谷歌搜索一下“西蒙斯”就知道了,最近这哥们火极了!这套东西在国外的金融机构已经大量使用,随着中国金融市场规模日益扩大和趋于成熟,这套玩法最终肯定也能在国内转起来,我们一起学习切磋,寻求项目机会做一下,提升自己在这方面的技能,将来一起发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热门频道

  • 大数据
  • 商业智能
  • 量化投资
  • 科学探索
  • 创业

即将开课

 

GMT+8, 2020-8-7 18:08 , Processed in 0.159978 second(s), 25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