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数成金 门户 创业 查看内容

AI人才缺失催生的跨境猎头,人才年薪高达300万,猎头直赚100万

2017-12-1 12:59| 发布者: 炼数成金_小数| 查看: 35860| 评论: 0|原作者: 张明明|来自: AI科技大本营

摘要: AI市场蓬勃发展,催生了一个新的职业,他们就是“跨境猎头”。近两年内,AI工程师、AI产品经理及AI部门管理层迅速成为市场抢手资源,由于AI人才的短缺,一度曝出刚毕业的本科生年薪高达56万元的现状。而国内AI人才的 ...

管理 大数据 架构 创业 微软

AI市场蓬勃发展,催生了一个新的职业,他们就是“跨境猎头”。

近两年内,AI工程师、AI产品经理及AI部门管理层迅速成为市场抢手资源,由于AI人才的短缺,一度曝出刚毕业的本科生年薪高达56万元的现状。

而国内AI人才的持续短缺,让不少人将目光锁定在海外人才上,于是,一种新的职业诞生了——专注于AI人才的跨境猎头。

他们接受国内公司的人才需求订单,紧盯海外较高级科技巨头以及硅谷技术创业公司的华人高级AI人才,一旦机会合适,便将这些海外高级人才收归国内公司的囊中。

这些高级人才每单至少也在150-300万年薪+期权,而这些跨境高端猎头往往拿走其中的30%左右,平均下来每单利润达60万。即便如此,国内各大科技公司给到的人才订单竟是连续不断,猎头也直呼做不过来。不少猎头公司纷纷开辟这条新战线,但也有不少公司败下阵来:人才圈子打不进、语言跟不上、文化不适应,人才不熟悉。

于是,在这场由AI人才抢夺战衍生出来的新行业跨境AI人才猎头,开始迎来第一波繁荣。

国内市场3年将超过100亿市场
Howard是一名跨境猎头,目前专注于AI、大数据等领域。在他看来,AI人才的猎头市场非常有前景,光国内市场3年将超100亿。他的数据来自领英,以及人才增长周期变化。

据领英《全球AI领域人才报告》称,全球一共有190万AI人才,其中美国是占有最多的,有85万人,中国有5万人,海外华人共14万。

在中国5万个人才中,有38.5%的人拥有超过10年的从业经验,他们被称为AI大咖,他们才是猎头真正的目标。

这些人中,无责底薪较低60万起。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公司会提供期权、股权、绩效奖金等等。

猎头们在和企业雇主签合同时,猎头费用一般为年薪的20%-25%,计算的基数正是指这个60万,而不是加上期权、股权之后的120万、甚至是200万来计算。

如果按照中国有5万个AI人才来计算,首先乘以38.5%超过10年从业经验的技术大咖,猎头的真正目标约为20000人左右。假设这两万人3年跳槽一次,再除以三,一年就会有6000多人跳槽。

再乘以他的猎头的底薪60万年薪,6000多人乘以60万,再乘以猎头费较低20%,今年的市场规模就在7.7个亿。

未来它还会有一个增长率,根据美国“领英”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4年-2017年的年均增长率是3倍。今年是7.7个亿,明年乘以3倍,后年再乘以3倍。

按照这个态势发展,到2020年,这一个市场规模就将超过100个亿。

而随着国内科技公司地不断发展,对于海外人才的需求也将急速上升。多名跨境猎头告诉AI科技大本营,海外有14万华人,分布在加拿大、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如果说国内3年市场规模将达100亿,那么,这部分市场如果乐观估计,也将决不低于100亿规模。但同比竞争门槛高,相比国内已经刺刀见红,这是一块新兴的蓝海市场。

要挖人,先养圈子
巨大的市场潜力,但挑战也同样巨大。

资深跨境猎头对于比较难挖的人才,有时候会像间谍一样调查目标公司。

Lily也是一名专注于跨境AI人才的猎头,最近3个月时间已成3单。“国内公司的需求连连不断,根本做不过来。”她说道。

在她的描述中,做跨境猎头,有点间谍的刺激感。

比如,接到一个国内单子,目标是对标美国的某一家科技巨头公司的某部门,而也许前期她对这个部门并不了解,但她可以在几天内就将这家公司透彻解透:包括这个公司的组织架构,对应的职位级别,所有人员的名字等,薪资待遇,愿不愿意回国,是否结婚,有无子女,是否在看机会等。他们会用专业软件制作出目标公司的组织结构图,然后再将最详细的信息提供给客户。

很多时候,由于客户企业只提供了单个名字,其他全是模糊信息,甚至没有信息。而她也将在大量的前期工作之后,把目标公司所有的人都罗列出来。

每次汇报时,投影一打,客户企业老板总是很震惊,连称到:“对对,我要的就是这个人,这个人我聊过”。

挖人不是件容易事,尤其如今炙手可热的AI高级人才。

因此,为了成功挖人,跨境猎头们往往也会充当咨询角色:比如公司适合哪几个人,这些人现在什么状况,谁能挖动,谁不能挖动。

如果这个公司的人都尝试过不行,跨境猎头会再给出备用方案。

比如说,谷歌相关部门的人最终挖不动,猎头会尝试让客户看一看其他的公司如微软,告诉客户微软哪个部门可以考虑。备用方案一般会再列出三家公司。

无论是短时间内找到目标公司的相关人员,还是推荐关联公司的相关人员,跨境猎头的核心竞争力,就在于“养圈子”。

“养圈子这是需要花时间的。在美国是讲圈子的,如果前期工作做得不错,获得不错的口碑,你才会持续有信用。当你不断被推荐时,就真正进入了这个圈子,在调查某个公司时,固有的人脉,往往只需要通过2-3个人,就能将人才图谱画出来。”Lily说道。

最怕花费巨大心血的单子夭折  
看似一片光芒的海外跨境猎头,其实普遍的成单率并没有那么高。硅谷的折单率从来都居高不下,而正在硅谷风口上的AI人才,更是各家公司的心头肉,挖走一个,非得掉一层皮不可。

此外,让高级AI人才放弃硅谷的科技氛围,加州的良好环境,以及子女未来在美国结束教育等机会,也加剧了人才的难度。

花费了巨大心血,最终夭折的单子比比皆是。

Lily告诉AI科技大本营,此前他跟一位AI候选人已经谈了大半年,一切都很顺利,就在决定要回国发展接offer之后,突然说他老婆不同意。

候选人会说出自己的理由。例如,他的老婆为了他已经三年没有工作了,生了两个孩子,现在想在美国找工作等。

为了挖到这个硅谷大咖,她同时附带帮其爱人也找到一份工作:国内三家较高级互联网科技公司。

最终,候选人和她老婆还是没有选择回国。两份工作,大半年时间,都白白耗尽了。

这也是猎头们最担心的一个情况。

“这门生意不好做,都得有这么一个摸爬滚打的过程,经历过这些,你对人才的判断力和把控力才能变得更准,成单率才会提升”。Lily说道。

一笔猎头费就高达100万
由于跨境AI人才的金贵,AI跨境人才猎头在报酬及付款方式上,也会比国内要求更多。

虽然每个人才的收费标准不一样,但一般流程会遵循两个步骤,正如医生看病:

第一步,会像医生一样诊断他的需求到底是什么。

第二步,依据诊断提供一个方案。

在客户接受方案后,猎头会根据这个方案的投入和难度去收费。

由于AI人才的单子,风险高、难度大、且前期投入比较多,一般情况下,猎头会收取一部分启动金,一般为总单价的1/3.

在接单的3个星期到1个月,猎头整个团队只做这一个AI人才的单子,并不同时操作两单。

在第一阶段的前期准备工作结束后,就进入第二阶段,正式服务过程。过程中,跨境猎头还会提供薪资报告、人才模型,会帮助客户公司在当地做宣传、宣讲、沙龙,增强客户公司在硅谷圈子的知名度。一边服务,一边收取第二阶段的服务费。

第三个阶段的收费是交付。最终人找到,计算最后的价格,补齐猎头应收的所有费用。

这就是跨境猎头的基本模式。

猎头们的收费标准约为第一年年薪的25-35%。对于越难招的职位,越高端的职位费率越高。

“不同于国内市场,客户参差不齐,猎头总体素质也比较低。本来25%是中国普通的猎头公司行规。有时硬生生给压低到20%。”同样做跨境猎头的Jack说道,“相比来说,我们做跨境这一块,特别是现在我们新拓展的一块业务跨境AI人才,客户一般都能给得起高价钱,不会难为猎头。我一般会收第一年年薪的30%-35%。”

专业,但很挑剔
Jack此前在公司做人事,目前定居硅谷,为国内的公司定向挖AI类人才。不过,他对服务的客户公司非常挑剔。

首先,这个公司的需要人才的部门必须有大量的数据。

第二,这个公司有相对比较开明开放的研发环境。

第三,这个公司有实力给到人才需要的高薪。

只有满足这三个要求,他才会考虑接单。

“数据是AI人才更为看重的资源,开放的环境比较符合在硅谷的工作方式,高薪则是对人才的肯定和尊重。只有做到这三点,我才接单。”Jack有些挑剔地说道,而他做的单子都在年薪+期权300万以上,做成一单猎头费就有100万。

在目前这个阶段,人才的供不应求,也使得这些真正有实力的跨境猎头公司炙手可热。挑客户,是这类高端猎头的家常便饭。

这些跨境猎头不仅熟悉AI领域,能分辨出不同的公司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才,能甄别客户的精准需求。

跨境挖人的成本太高,因此人才必须精准。但由于AI人才太新了,很多时候,公司老板只有大概的需求,对人的要求并不十分清晰。

这个时候,跨境猎头的重要功课,就是将人才定位得非常精细。这个精准,有时不一定指的是人才技术上的精准,还有对人才整个心态、默契、适应度等的精准把控。

“我每次都会重复问老板,我只问他的目的。有时候会问三遍,一次比一次深入。”Lily想起此前不久跟客户见面时,连问三次的例子,每一次,她得到的答案都不一样:

第一次,他告诉你,想要找的人要解决产品的哪些问题。

第二次,他告诉你,他想要做什么东西,怎么样才会得到解决。

第三次,他告诉你,他想做什么样的事业,希望能帮助他。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清楚他要的是什么,我会根据他目前的事业来定制人才需求,而非某项具体的产品。”Lily说道。

即便找到了相应人才,在人才实在扳不回来的情况下,跨境猎头也需要用其他方式来创新地解决人才需求。

“现在AI人才在硅谷的价格本来也不低,如果人才实在不愿意回国,但公司又急缺,我们就会定制其他方案,比如以这个人才为核心,在硅谷帮公司搭建本地的AI团队,来解决公司的特定问题;或者直接帮助公司对当地的团队进行战略投资,把团队并购到公司业务中。”

Lily继续说道,“最近刚做的一个Case,搭建了两个团队,一个在西雅图,一个在湾区,快到商业化阶段了。最关键的是,你得懂这些AI人才的核心诉求”。

过一段时间,Lily又得去美国帮助客户公司做人才的面试了。

“倒时差也是跨境猎头的必修课啊。”Lily笑着说道。

而Howard接下来也会有计划地在除美国以外的印度、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以色利等华人AI人才的集中地建立自己的堡垒,将人才的挖掘工作进行到底。

“国外人才市场这块赶紧大力去做啊,供应链都在国外,国外才是大头。”Howard说道。

如今,国内的巨头纷纷在海外设立AI实验室,目的不外乎挖人挖人挖人。水涨船高的AI人才,其泡沫也在延伸至相关的下游领域。

据麦肯锡报告称,算法人才的红利还将持续2年,而这之后将迎来工程类人才的红利。相应的,靠AI人才吃饭的国内猎头,在竞争日趋白热化之下,逐渐将手伸向海外。

这片因抢人而起的高收益蓝海才刚刚开始。

欢迎加入本站公开兴趣群
炼数成金创业营北京群群号263673581
炼数成金创业营上海群群号317492586
炼数成金创业营广深群群号31749256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频道

  • 大数据
  • 商业智能
  • 量化投资
  • 科学探索
  • 创业

即将开课

 

GMT+8, 2018-12-15 04:16 , Processed in 0.145880 second(s), 23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