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数成金 门户 创业 查看内容

那些摔下风口的人

2017-10-26 10:43| 发布者: 炼数成金_小数| 查看: 24761| 评论: 0|原作者: 方小得|来自: 杭州创业指南

摘要: 过去20年,要说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喜欢“追”风口的两个人,不得不提同为清华校友的王兴和许朝军。社交、电商、O2O三个“超级大风口”被王兴赶上了两个,社交败给了巨头,O2O正在遭遇巨头狙击,只不过背靠大树的美团刚 ...

网络 安全 金融 创业 电商

过去20年,要说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喜欢“追”风口的两个人,不得不提同为清华校友的王兴和许朝军。

社交、电商、O2O三个“超级大风口”被王兴赶上了两个,社交败给了巨头,O2O正在遭遇巨头狙击,只不过背靠大树的美团刚宣布获得新一轮40亿美元融资,300亿美元估值牢牢锁住TMD的一席之地。

但是,他的校友许朝军就没那么幸运了。

“96年进入清华,98年还在上大学就拿着1万5的月薪,为陈一舟做开发。2000年为陈一舟做的Chinaren社区被搜狐3000万美元收购,同年大学一毕业就进了搜狐当上了技术总监。”

许朝军这一份华丽丽的履历,甚至与老前辈、他的湖北仙桃老乡雷布斯相比,都毫不逊色。

当然,许朝军的最广为人知的头衔还是2005到2009年在陈一舟麾下,负责人人网的那几年。后来,2010到2011年,许朝军到盛大做了一年的COO。

再然后,也就是被誉为互联网史上“史诗般5年”的黄金创业时期的2012年到2017年,许朝军也是丝毫没有闲着,创业还是创业,还曾拿了李开复的200万美元投资。产品也是一年一换,见了风口就追:

2011年是点点网,2012年是啪啪,2014年是乌鸦,2015年9月是芥末校园,2015年底是音乐圈……

后来呢,没有后来了。

直到2017年7月29日,“消失”良久的许朝军在北京某茶楼内因涉赌被抓的消息不胫而走,人们才恍然发现,这个曾经喜欢追风的少年,还是把自己跌到漩涡里去了。

其实,许朝军不过是万千追风口大军中摔下来的一个典型的缩影。

尤其是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风潮之下,这几年风口不断变换,从O2O、P2P、母婴、再到直播短视频、共享经济,很多人迎着风口从籍籍无名到一飞冲天;也有很多人像某短视频创业者“本想成为风口上的鹰,却成了摔下来的猪”,惨烈无比。

1.O2O
O2O,毫无疑问是这几年的创业浪潮中的一个“台风口”,要说这个“台风口”有多火,据说,当年办公室白领辞职都去做O2O创业了,甚至连在校大学生也放弃毕业证去搞O2O了,结果呢,仅一年之后,就有统计数据说,O2O领域创业死亡率高达99%。

在这波追风中,“千团大战”和“百车大战”是两大更为著名的战役。

其中“千团大战”最火爆的时候,全国大大小小的团购网站超过5000家,都在期待Groupon创造的高利润神话在中国得到复制,除了美团、大众点评、拉手等新生网站,新浪、腾讯、开心网、人人网等平台型大互联网公司也进来搅局。

吴波的拉手网上线于2010年3月18日,虽然比现在的“老大哥”美团晚了14天,但是发展速度却无疑是最快的。不到一年光景,注册用户数量突破300万,月均访问量突破3000万,开通服务城市超过400座,2010年交易额接近10亿元,拉手毫无疑问是当时行业领跑者。

拉手的融资史更是堪称神话,短短两年时间,拉手网累计完成三轮融资,金额共计1.66亿美元,估值高达11亿美元,碾压当时的美团和点评。

但是,随着2011年IPO的失败,依靠资本力量催肥催大的拉手还是暴露出自己虚胖的底子,并渐渐退出了团购行业的第一梯队,市场份额锐减,直到2014年“卖身”宏图三胞。

无休止的烧钱导致的资金链断裂是绝大多数公司倒闭的重要因素,千团大战之后的百车大战烧钱烧地却更猛!

2012年,29岁的陈伟星创办快的打车软件时就明白,短期内这将会一场“烧钱”抢夺市场的运动。2013年年初,他在硅谷找马云要钱,直言不讳地向他表达了一个意思,这事需要很多钱,3年内不要想赚钱的事。这事可干不可干?马云答:“干!”

2013 年4月,快的拿到了来自阿里的投资,和滴滴你死我活的烧钱大战也展开了漫长的“拉锯战”。后来在柳青加盟了滴滴之后,在资本的要求下,2015年2月快的和滴滴选择了合并,给这场大战仓促地划上了一个休止符。在这场战役中,二者一起烧了差不多20亿。

但是,对快的打车来说,这个休止符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失败了。现在拿起手机叫车的时候,谁还会记得快的,你我熟悉的不过是那句著名的广告词:滴滴一下,马上出发。

2.P2P
2013年金融悄然崛起,网贷大军汇聚成河,而其中,有两支特殊的分支:P2P和校园贷。

2011年,在传统实体行业多年的丁宁看到了发展的瓶颈,但是善于把握时事的他发现,民间资金流入实体工业生产中,是大势所趋。而将实体经济和金融有效结合的较佳方式就是融资租赁。


于是,作为金融门外汉的他,通过看书恶补金融知识。2014年2月,他搭上了移动互联网快车,创建e租宝。 自此,e租宝一路高歌猛进,势头逼人。

成立仅仅一年半,e租宝就依靠大量广告和高收益,创下了高达740亿元的累计交易量,一时间风光无限,俨然扛起了国内国内P2P发展的大旗,更有多位经济学家温元凯、黄震为其站台吆喝。电视、地铁、公交车,铺天盖地的密布全国各地。据业内人士透露,e租宝今年上半年,仅电视渠道的投放体量在1.5亿元左右。

然而好景不长,丁宁等e租宝负责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依法立案侦查,这个交易量超700亿元的“庞然大物”轰然倒塌。

自从e租宝掀起了P2P的跑路潮,此后昆明泛亚、3M互助、大大集团非法私募等全国大大小小上千家网贷平台的跑路风也不绝如缕。P2P一时间群魔乱舞,直到监管的重锤落下。

好社交、爱自由、拼时尚大学生对资金的渴求,也催生了五花八门的校园贷。在这轮厮杀中,冲出来的主要有趣分期、分期乐和名校贷。

其中趣分期是创始人罗敏2014年3月上线的一款针对在校大学生提供分期消费贷款的网络金融服务平台,据了解2015年趣分期就已经覆盖3000多所大学,拥有超过5000名校园代理和超过10000名兼职员工。在2016年1-7月的营业收入为4.78亿元,实现净利润1.57亿元。趣分期在不到两年半时间里,完成7轮融资。

而正当各大玩家疯狂攻城略地、酣战淋漓之际,一名郑州大学生郑某以同学名义贷款,不堪重负的他,跳楼自杀的消息刺穿了校园贷市场“繁荣”的泡沫。

监管的政策出台之后,趣分期放弃校园贷业务,转型做趣店,专注于非信用卡人群的消费金融业务,提供商品分期与现金分期。2017年10月18日趣店在纳斯达克上市敲钟,估值高达100亿美元,刷爆网络。

另外两家校园贷,罗敏老同事肖文杰的趣分期与正规军银行联合发展校园贷业务,名校贷的校园贷业务目前也宣布暂停转做校园公益事业,曾经燎原的校园贷现在几乎销声匿迹了。

3.直播
2015年年初的时候,直播还是以传统的秀场直播、游戏直播、美女直播为主。2016年,更是被称为“直播元年”,立足于移动端的迅猛发展,泛娱乐产业的相关直播,开始如火如荼、席卷大江南北。

与此同时,巨额资本开始加持直播行业,从YY、斗鱼、熊猫TV,再到百度、阿里巴巴、小米纷纷入局。

国内资本市场似乎都在遵从着一个共同的认知:“宁可错投,不可错过。”

2016年3月,小米黑金直播出场;4月7日,在《欢乐颂》发布会上,刘涛直播吸粉71万;4月21日,Papi酱广告拍卖直播竞拍价达到1800万元;5月10日,雷军在小米直播中的露脸赢得超过20万粉丝的关注;5月16,罗振宇一本起拍价为2.55元的书籍,最终以30260元的价格在优酷直播中拍出;5月18日,宋仲基的北京粉丝见面会直播赢得了1100万人的在线观看。

“其实直播圈子里的人都很享受在‘风口’的感觉,风停了会死掉一大批,但是谁都不愿意在这之前停下脚步。”某直播联合创始人曾这样感叹。

在这轮直播平台热潮中,光圈直播曾是被资本看好的未来独角兽。

2015年9月,光圈直播获得由合一资本等1 250万元天使轮投资。合一资本的背后,是视频巨头优酷土豆。

随后光圈直播上线,仅两个多月就获得40万用户。2016年5月,有投资机构给出光圈高达5亿元的估值。

然而,2016年12月底,光圈直播的员工们去上班时突然发现办公室已经被搬得空空荡荡,连一根网线都没有留下。而此前张轶并没有提前向员工预告将要“搬家”。

直到,后来两位光圈直播的员工在北京火车站发现了张轶,随即将他拦住,“拖欠的工资怎么办?”

此时,作为光圈直播创始人,张轶已经在员工面前失踪多日。

“抢劫!”火车站里,张轶大喊一声,两名员工只好放手。曾经的清华大学历史学博士、大学教师,就这样不光彩地结束了自己的创业之旅。

令人惋惜的,还有光圈的黯然离场。同样离开的还有猫耳直播、网聚直播、咖喱直播……

4.共享经济
从改变出行方式的单车,到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等各类服务,“共享经济”也是这两年比较流行的一个概念。

2016年末,在网上看到了关于ofo的报道之后,雷厚义觉得最后三公里内出行的需求是刚需,于是推出了悟空单车,20天时间就完成了开发。


“第一批是投放了两三百辆,每辆车加运费大约250元,总计花费5万元左右。第二批投放一千辆单车,但是因为没有拿到投资,一万辆订单只拿到一千辆车,30%的定金也打了水漂。”雷厚义后来表示。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ofo和摩拜的扩张架势根本没有给其他单车留下喘息的机会。

最终,雷厚义搭进去了300多万元,一千多辆单车也不见了踪影。

总结血淋淋的教训,雷厚义说,不要去追风口,追了也没用,小公司追不到。

和悟空单车一样,酷骑单车也是在共享单车风口乍起之时入的局,就在ofo、摩拜、小鸣单车、优拜单车等打得火热之时,酷骑单车凭借着土豪金颜色赚足了媒体的眼球。

但是随着ofo、摩拜分别转投阿里和腾讯的怀抱,酷骑单车和其他单车一样举步维艰,随着用户押金难退,欠供应商大笔钱的消息传来,酷骑单车一时间陷入舆论的漩涡,进而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

经此一役,酷骑单车创始人高唯伟道出了内心的无奈:我曾想改变世界,现在只想做个普通人。

共享单车之后,是共享充电宝的火热。今年3月以来,共享充电宝行业宣布获得融资的企业已有Hi电、来电、街电、小电等,甚至出现了40天融资超过12亿元的盛况。

但也有人不看好这门生意,王思聪就曾公开唱衰:“共享充电宝行业要是能成,我就去吃翔,立贴为证。”

如今,一家叫做乐电的共享充电宝公司上线短短数月,就宣布停运。创始人楼莹莹将此归结为使用频率、投放场景、产品安全等几个方面的因素,楼莹莹表示“就目前来看使用频率还是不达标的”。目前他已经从共享充电宝行业转战新零售。

其实,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共享充电行业就逐渐遇冷,资本回归理性,共享充电融资进入冷静期。尽管出现了充充、怪兽充电一些获得了亿元融资的企业,但大多数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

5.尾声
一波还未平息
一波又来侵袭

一波还来不及
一波早就过去

用任贤齐《伤心太平洋》里面的四句歌词解释“风口”这两个字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风来了,又走,但是在风停之前,你要学会飞,才不会摔下来。

俱往矣。

欢迎加入本站公开兴趣群
炼数成金创业营北京群群号263673581
炼数成金创业营上海群群号317492586
炼数成金创业营广深群群号31749256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频道

  • 大数据
  • 商业智能
  • 量化投资
  • 科学探索
  • 创业

即将开课

 

GMT+8, 2018-4-20 11:15 , Processed in 0.231287 second(s), 24 queries .